Mr.Hathaway

高三,不定期诈尸
长情,一直在坑里,别怕
只堆同人
入坑之前会观察很久的人
叫猫熊绅士
攻控,虽然每天都在痴汉受
吃美强、强强
最恶心夹带私货,讨厌被动吃屎
爱米迦,爱天月
aph已退‖左英左耀
终炽-米优,阴阳师-狗博,唱见-甘党加湿器
凹凸-鬼莱
列出来代表会产粮和转相关内容
双商长期掉线的蠢新
希望能有人来找我玩啊

首先,我不太会写东西,不太擅长用文字表达情感,笔力不够,所以也很难能真正表达出一对cp给我的感受,会努力练习也谢谢喜欢的人们。
然后就是随着年龄的成长对各种事物的看法观点都会慢慢改变,毕竟我们正在认识这个曾经熟悉而陌生的世界,也从曾经喜欢那种带点小傲娇的苏变成了现在这种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类型。
米优是目前最喜欢的一对,每次动笔之前其实肯定会想想两人的性格或者经历,其实越思考有时候越觉得他们的感情并不是友情,也不只是爱情,而且也比亲情更浓,也许是每个人对cp的理解不同,但在我这里他们都是极美好的存在,也都是极温柔的人。生而为人,谁也不比谁高贵,更何况感情是双方的付出。我问恶友有友情可能为对方付出生命吗?她说可能。也许我还没遇见这么一个让我有安全感会觉得可以生死相托的友人,也没有经历过生死,不过曾经执着于经历生死的感情,现在却觉得生死都是一片虚无,他们都在努力的想要拯救对方,就这份执念就足够我爱他们了。
说得挺混乱的,脑回路一直比这还奇怪,希望以后的自己能看懂我自己想说什么吧

薪九_大和守不安定:

我终于没忍住想说点什么。

重搬旧文的感觉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羞耻play。

搬文的原因最初只是因为不想再用晋江,因为页面难看后台老抽,想把所有的旧文搬回lof,但是在搬文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重读,会再次思考。

写《王孙》的时候,我只是一厢情愿的想写一篇不同于大流的,非小白类的,网配文。但实际上,那时候我有着足够的关于网配的阅历,毕竟那时候我已经入圈三年多,有好友,有作品,跟过剧组——但是那时候,我才高中,连什么叫喜欢的不清楚。

我前期的文,同人偏多,感情线固执而苍白。

说固执是因为,来自原作中,本就应该(或我认为应该)相爱的两个人,从头至尾的相互依恋。但苍白,更是因为我好像只写的出「在一起」的过程,很难写缜密的心理剖析与感情变化。

不止单说《王孙》,包括最初写长安幻夜的贺兰,我以为是爱情的东西,翻回头再看,自己写的其实是追随。而到了艳势番,写唁三张,好像一直都以为,爱情是不顾一切的,「我可以为你去死」。

同样,翻回头再看,唁三张可以为花九卿死,并不全然是因为爱情,而是卑贱出身的少年在遇到最憧憬的光时,一种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的信仰。

我曾经以为自己喜欢狠毒受,像贺兰,像唁三张,更像一切根源的叶鸩离(陈小菜《杀相思》)。因为这样的性子足够出彩,足够动人。爱要恋得明艳,恨也狠得决绝。

但是写的久了,我发现自己更喜欢的大约是两个人相互扶持的过程,是静水流深,浮华与大波大浪之后,最平凡的安稳。

也是不同于之前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为对方去死的决然,而是「我喜欢你,喜欢到能够在你死后,背着所有的记忆,为了你,活下去」。

所以我写了伞修的段子,获奖那篇作文写的是策瑜,我握着笔,眼前是浮波千重浪,有满江艳烈血色,也有南山一座碑,那是时间的沉重,隔着纸仿佛也能感受到的苍茫生死。

再后来,写了安清。

我一直觉得安清未必是一个有多么「喜欢你」的cp,而是两个人跨过滚滚而去的时间流终于重逢,携手共进之时也能一起回想过去,斗着嘴回想那些再无人见证的历史。未必是浓烈的爱情,更偏于挚友,或是亲情。

至于鬼使黑白,大约是我始终想写,但始终写的不够好的cp。至于最满意的一篇文,大概永远是下一篇。

重翻旧文,算是对自身的再一次审视,也更看到了当初所遗留的缺憾。

王孙会搬,但有时间再慢慢搬吧,想看的话豆腐和晋江都已经搬完【虽然自己看还是觉得幼稚生涩,有些地方会听尴尬,但是毕竟是当年的自己啊_(:з)∠)_

艳势番的旧文也试试慢慢往这边搬?但是有个长篇让我考虑一下怎么搬……

最后看了一眼,这篇又是一篇不知所云,我总是这样起个头然后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笔之所至,随心随意。

想开个新文,虽然难得写现代……

大约是第一次写纯爱了吧_(:з)∠)_

新文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人物也没定,虽然情节部分是真的构思很久了。

愿意追文的妹子可以屯着慢慢看。

嗯……乱七八糟说完了。


最后,还是想说谢谢一路走来所有点过小红心小蓝手的妹子们。

你们是我更文的动力。

我爱你们。

你们都是最可爱的小天使。


评论(2)
热度(11)
  1. Mr.Hathaway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转载了此文字
    首先,我不太会写东西,不太擅长用文字表达情感,笔力不够,所以也很难能真正表达出一对cp给我的感受,会...

© Mr.Hathaw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