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Hathaway

高三,不定期诈尸
长情,一直在坑里,别怕
只堆同人
入坑之前会观察很久的人
叫猫熊绅士
攻控,虽然每天都在痴汉受
吃美强、强强
最恶心夹带私货,讨厌被动吃屎
爱米迦,爱天月
aph已退‖左英左耀
终炽-米优,阴阳师-狗博,唱见-甘党加湿器
凹凸-鬼莱
列出来代表会产粮和转相关内容
双商长期掉线的蠢新
希望能有人来找我玩啊

【狗博】联文02

上周的游戏嘿嘿嘿😉歪楼来的
相信我这是灵异设定
第一次尝试这种写法😊希望不会很奇怪
友情出演:妖狐,晴明
☞☞☞上一篇走这里
OK的话↓↓↓
————
大天狗仔细一想,察觉事情并不简单。

博雅被关的位置周围似乎都用血液画上了奇怪的字符,不过这些字符小到让人会以为只是小小的血污,用量不多但散发出难以忽视的血腥味。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浓的血腥味。”博雅似乎没看见那些用血画的字符。

“要不……我们走吧?”博雅拍了拍盯着电闸似乎入定了的大天狗。他可不想继续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别急,博雅,再等等。”大天狗捏了捏博雅的指尖安抚道:“等我取完这些证据我们就去那家新开的club怎么样。”说着他熟练地掏出了手套和口罩戴上,先给整个场地找了张像,然后逐一拍摄细节。

“不错的建议,神乐说那里的味道挺……独特的?而且经常来大手DJ。”注意力被转移的源博雅站在大天狗身边围观传说中的现场取样。

然后博雅惊了,大天狗取血样、发丝、指纹,装袋的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落,但是他是有哆啦A梦的百宝袋吗,哪儿摸出来的那些工具?
一想的自己的室友是有可能随时摸出一把解剖刀的人,而且据说他们法医学的人有冰恋倾向,嘶,突然觉得身边这个人好可怕怎么办,妈妈我想回家!宿管阿姨,我能不能申请换寝室!

显然看见了博雅丰富的表情的大天狗:“……”感情都显现在脸上的博雅也很可爱,就是能不能顾念一下我们当了这么久的室友之情啊,别这么绝情啊喂!

“可能有些棘手,对方可能预谋了很久了。”

“什么意思,不是取到样了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你刚刚应该也看到了,全场就只有这电闸留下了指纹,但是这指纹估计是被破坏过的,像是故意留下的痕迹。”

“故意……”

“不过我肯定会抓出这个人然后吊打一顿的,既然敢做出这种事,那就得做好接受我法医学第一的报复啊。”

“……”

还准备继续发表一番中二感言的大天狗看见心神不安的博雅,很识趣地拾掇拾掇东西准备回去。

为了铲除世界的黑恶势力,为了世界的爱与和平,为了能继续睡在博雅身边,还是得先安抚安抚他的小豹子才行。不过这些样品还是得好好收好,毕竟还要拿给海那边的小伙伴检验。

“不说了,我们还是去club玩吧。”说着,大天狗就搂着博雅的肩膀吃一波豆腐,一起哥俩好地跑夜店,喝酒压惊,蹦迪嗨皮。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每天照样吃吃玩玩,上课,睡觉,似乎那一晚只是一个梦境,只不过检验科半夜都要把大天狗拉过去的消息却提醒着这一切并不是虚幻。

检验科小伙伴妖狐:“这是一件大事情!你知道这是什么血吗?”

大天狗:“?”

妖狐:“这是女性的经血!”

大天狗:“……”

妖狐:“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是好几个女人的姨妈血啊!”

大天狗:“好吧,这也许很重要。所以你还有其他结论吗?”

妖狐:“来来来,别急,先坐下来喝口茶。”

大天狗反手就是一扇子:“谁要和你喝茶啊,快说,别告诉我你半夜叫我过来就是说这件事。”

于是被打怂的妖狐一股脑儿地把自己知道的全倒了出来:“哎呀呀,你看这颜色,一看就知道是月经失……别,别大哥,你收好这解剖刀,万一划伤我美丽的脸蛋就不好了,哦,不对,是伤到您美丽高贵的手指甲就不好了。”

“咳哼,简单来说,就是这血不正常。”正了正领子,终于认真起来的妖狐说道:“除却混有多个女人的经血之外,这些经血都是用药物睡催出来的。”
“继续。”

“嗯,按理说就算吓人想要更真实的效果,只用自己放点血或者买点血浆包就行了,为什么要用这种血?侮辱人吗?而且你觉不觉得这件事和不久前女生宿舍那件事……”

“你是说青灯那件事?确实有些相似,都用了女性经血,受害人人气都很高,现场都故意留下了相似的痕迹……”

“而且都查不出作案人。”

“难道对方是想用女性经血污了博雅的阳气,以达到可以施阴邪之法的目的吗?该死!”

“但是这次有很大一点不同,这些血是催出来的,对方不应该这么着急的,唯一的一个理由就是……”

“有什么他害怕的事情要发生了,他得快点做才行。”

“那么对方很有可能会在近期再次出手,你应该回去陪着博雅。”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再见,有消息电话联系。”

似乎得到了很多消息,但似乎又都没有用,毕竟我们在明,对方在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让对方有可乘之机。

“大蠢货!大蠢货!”电话突然响起差点把在大半夜走夜路的大天狗吓得坐到地上去,看也不看就接通却几乎快被吓飞,那是自己肖想了很久心心念念的人的带着哭腔的喘息:“大……大天狗……呜……好难受……”

大半夜的福利不要这么好,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大天狗一定会怀疑他的博雅被人魂穿了的。

“救我……”

“!”被这一句话惊醒的大天狗突然想起来最近不安生,“别挂,博雅,保持通话。”

“嘟……嘟……”一阵忙音响起,该死,他可能已经中招了。该怎么办!

心急如焚的大天狗二话不说就开始开跑,打开车门还没坐稳点着火就猛地踩下了油门,无视交通规则开始他的飙车大戏,横冲直撞,反复横跳,带球撞人。各种各样的资料被撞飞,像撒币一样在空中螺旋式飞舞,而被撞得转了个圈的白发青年以一个高傲的白天鹅的姿势优美着陆,并质问:“你为什么要撞我!我没有急支糖浆!”

满地白纸堆积,憔悴损,如今还得拾起,自己撞的壁,跪着都要修好。于是大天狗认命地弯下他高贵的腰开始捡破烂,不捡不知道,一捡毛都要吓掉,原来这厮的这些资料里还夹杂了这么多奇形怪状的鬼画符,而且还挺眼熟的。

略微思索一下,灵光一闪,这不是那天看见的用血画的咒吗?难道,他就是那个人!

身体比脑子还快一步,大天狗已经捉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白发青年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啊!真是对不起,下意识就扔出去了。你还好吗?”然而嘴角勾起的弧度早已暴露这人是故意的。

“你!”大天狗怒瞪着这个唇角嗜着笑报复回来的人,“就是你这混蛋下的咒吗?”

突然被人莫名其妙骂了的青年:“什么咒?我确实懂一些,但我就只是一个沉心于符咒的正直五好青年。会下咒害人什么的,不存在的。”青年连忙义正辞严撇清关系,这个锅可背不得。

然后他盯着坐在地上还没缓过来的大天狗沉思到底是这人不经摔还是自己下手太重,于是最终决定补偿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看看,鄙人还是略微通晓这方面的咒术的。”

不要太感谢我。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把扇子开始自己扇风装逼的青年心里如是说道。

“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在下晴明。”

————
☞☞☞下一篇走这里

评论(5)
热度(22)

© Mr.Hathaw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