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Hathaway

高三,不定期诈尸
长情,一直在坑里,别怕
只堆同人
入坑之前会观察很久的人
叫猫熊绅士
攻控,虽然每天都在痴汉受
吃美强、强强
最恶心夹带私货,讨厌被动吃屎
爱米迦,爱天月
aph已退‖左英左耀
终炽-米优,阴阳师-狗博,唱见-甘党加湿器
凹凸-鬼莱
列出来代表会产粮和转相关内容
双商长期掉线的蠢新
希望能有人来找我玩啊

【米优】轨迹-壹

暗戳戳写个生贺……
米迦生日快乐啊
不知道会不会和写miu48超能的太太撞梗,紧张jpg
依旧不知道在写什么
OK的话
↓↓↓
——————

灰白色的天花板一尘不染,巨大的房间内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一旁的心电监测仪的不知疲惫地运转着。偌大的病房正中摆放着一张床,而床上安详躺着的少年似乎坠入了不愿醒来的美梦之中。

米迦尔站在病床旁凝视着那个人,晦暗不明的光照不清他的表情。一切都是那么的静,除了透过氧气罩模糊了的沉重的喘息,那微微起伏的胸膛,以及不停回响在房内的心电声证明着床上的人的存在。

如果一切都已预知,那么你会尝试改变命运吗?

(1)
早在优一郎认识米迦尔之前,米迦尔就已经知道优一郎了。或许这么说会有点奇怪,但米迦尔确实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优一郎了。

那个时候米迦尔还姓进藤,那个时候他没有被父母抛弃在公路上,也还没有被送去百夜孤儿院。

他一度认为那些都是梦,虽然它们总是不经意地跳出来。在那些纷繁复杂的梦境中,他看见了许多事,秉持着孩子对父母的信任和依赖,他将他所看见的当做玩笑讲给了他的父母,除了优,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想将那个黑发绿瞳的男孩告诉他们,就如同他不知道为什么父母看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冷漠。直到多年以后,他发现自己所拥有的能力,才明白父母离开他的原因。

但是现在,米迦尔很幸运他拥有这个能力,因为他终于要见到那个一直活在未来的男孩了——就在不久前他窥探到今天那个男孩将会来到这个孤儿院。

预知都是很模糊而碎片化的,米迦尔甚至不知道这个有着祖母绿眼眸的少年的名字,但那有什么呢?他明白这个男孩是他生命中不可磨灭的浓墨重彩的一笔,更何况他马上就会认识这个小家伙,不是吗?

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跳动,小手也微微冒出些汗。院长说她今天又接到一个孩子,让米迦带着其余的孩子来迎接这个新成员,身旁的孩子们都叽叽喳喳地争论着新来的人是怎么样的,就连一直比较内向的茜也忍不住问米迦尔:“米迦哥哥,你觉得新来的那个人会是怎么样的啊?”
“嗯,应该是个温柔的人吧?”
“会和米迦哥哥一样温柔吗?”
“会哦。”
“那会喜欢我们吗?”
“会的,大家都是乖孩子啊。”说着,米迦尔揉了揉茜的头发,转头招呼其余孩子跟上。

在米迦尔的预知中,男孩似乎永远都是充满活力的,虽然嘴上偶尔别扭,却是十分关心家人的,所以一见面就兴冲冲地向他问好却被冷脸相待时,小小的米迦尔内心还是有些震惊,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不过毕竟是百夜最大的孩子,这些小惊讶被很好的掩盖在微笑之下。

“今天又有一位新成员加入百夜大家庭了。”院长将优一郎向前推了推,向大家介绍道,“这是优一郎,请大家要和他好好相处。”

其他孩子都或好奇或胆怯的躲在米迦尔身后打量着这个男孩。

“好的!”米迦尔兴高采烈地上前抓住优一郎的手“我叫米迦尔,小优可以叫我米迦哦。听说你也八岁呢,那我们就是这里最大的孩子了,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优一郎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小小的脸上掩饰不住地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又马上变得面无表情。

就像没有看见优一郎的冷脸一般,米迦尔自顾自地拉着孩子们将优一郎围起来,那些孩子也是机灵鬼,一起齐声喊着:“欢迎优哥哥加入我们!”有一个胆大的孩子甚至还爬上了优的背,在他耳边叫着优哥哥。

对优来说这真是个头大的事情,好歹他也是这里最大的人之一,欺负小孩子什么的他还真做不到,也就只能任由他们围着他,好不容易维持的面具一点点崩碎。

可是这只是对孩子们,对和他同龄的米迦尔,优一郎似乎从来没想过给他特权。

孩子们缠着他玩时,实在逃不过也会和大家一起玩,但是如果是米迦尔来找他,绝对是一言不合就干架,虽然每次都是他被一拳解决,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天知道为什么米迦尔那么会干架。

优一郎真不知道米迦尔是怎么想的,你说常人被这样对待早就转身就走吧,偏偏他米迦尔不一样,硬贴过来,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怎么办?优一郎表示真的很苦恼啊。

米迦尔也很苦恼,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优接受他。预知没有说过他们怎么认识的,全都是认识后的事,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不过今天是他的生日,应该可以乘此机会和他拉近关系吧。

“喂,米迦。”
“小优?!”米迦惊奇的看着走过来坐在他身旁的优。
优一郎望着漆黑的天空,仅有几颗星星孤独地挂在上面,他踌躇了一下,说:“那天,谢谢你了。”
“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米迦应和着。
“谢谢你那天找到我还说了那些话。”
“找到小优?”
“真是搞不懂你,就是我生日那天啊。我跑出去了,后来迷路了,被人抓到百货大厦后面的小巷里,结果你突然就出现了,还把他们打跑了,你还说……”

优一郎一个人溜了出来。今天是他生日,百夜的人为他准备了生日宴,可是他不想去,他说不明白,他就是不想去,看见那些与生日相关的东西他的心就生生地疼,像是拿着刀片一刀一刀划的感觉。他记忆中的生日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家里饿得像个傻瓜,就是在一群亲朋好友面前当做谈资、笑料供大家嘲笑。

他就这样跑了出来,什么都没带,他甚至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只是本能的往人多的地方走。他停在了百货大厦门前,曾经,就算父母不怎么在意他,偶尔也会装模作样地带他来挑选几件礼物,而现在,他再也没有走进去的资格,也不屑于这种地方。

他望着闪着绮丽灯光的大厦出神,却没注意几个痞气的少年悄悄靠近他。他们将他抓进了百货大厦后的小巷,其中一人出手捏住优的脸让他不得不仰视他们,啧啧说道:“哟,这不是天音家的小少爷吗?真是好久不见呢。怎么,你迷路了?嘿嘿,最近哥们手头紧,小少爷你看是不是可以援助我们一点呢?”
“我已经不是天音家的人了,我没有钱!”优一郎试着挣脱,可是两个比他大几岁而又强壮的人限制住他的手脚,无论怎样挣扎都没有一点用。
“没钱?谁信啊!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你肯定知道怎么弄到钱,对吧?快说,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你看看你这光滑的小胳膊小腿儿。啊,用起来一定很舒服。”说着,那人还露出了贪婪猥琐的表情。
“你!”优一郎奋力挣扎,依旧被压得死死的,那个人已经摸上他的小腹。怎么办?怎么办!

“啊!”一声惨叫在优一郎耳边乍起,不是优一郎的声音。那声被淹没在热闹的人声中,却在稍显安静的巷子中无比突兀。

“谁!”带头的不良少年起身紧张地四处张望,不料一阵钝痛,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了倒在地上。

优一郎看见了那个身影,有着奶金色头发的像天使一样的人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被阴影遮住的脸看不清表情,在剩下的那一个人眼中,这连续放到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他们的老大)的人显然不是什么天使,说是恶魔也许更为贴切,于是他屁滚尿流地逃跑了,连老大都忘了带上。

米迦尔沉默地拉起优一郎,紧紧地抱住他,像是一松手就会失去一般,优一郎也紧紧地回抱他,两个人都受到了太大的刺激和惊吓。也许是米迦尔的呼吸声在耳边太过让人安心,优一郎睡着了,米迦尔就这样背着这个男孩回到了百夜孤儿院。

当优一郎醒过来时,米迦正在一旁看书。优不知道他现在该怎么对待这个人,他确实很感谢他及时的出现并救了他。“谢谢。”微弱得和蚊声一般细小,但米迦还是听到了。他转头看着优一郎,盯到优一郎脸微微泛红,快要暴走之后才又继续看书,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气氛好尴尬,他之前不是一直缠着我吗,怎么突然这样了。是不是我说太小声他没听见?不对啊,他刚刚不是瞪我来着吗?“呃,那个……”

“你把他们打跑了,你还说……”

“小优,我也是被父母虐待,从车中丢到公路后才被送到这里保护起来的,这里的大家也都有着相似的经历。我会是你的家人,我会保护你,你看到了吗?所以能不能再多信任我一点,多依赖我一点呢?”

TBC
——————
米迦的能力是预知,我觉得这个大家都看得出来吧

我以为我会写一个几百字的段子……
我以为我可以一发完结……
我以为我赶得上零点……
真虐
写了那么多才写完开头……
看来我也是个可以讲几千字段子的人了
米迦生日快乐,爱你么么哒❤
那什么,找我玩啊!

评论(5)
热度(10)

© Mr.Hathaw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