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Hathaway

高三,不定期诈尸
长情,一直在坑里,别怕
只堆同人
入坑之前会观察很久的人
叫猫熊绅士
攻控,虽然每天都在痴汉受
吃美强、强强
最恶心夹带私货,讨厌被动吃屎
爱米迦,爱天月
aph已退‖左英左耀
终炽-米优,阴阳师-狗博,唱见-甘党加湿器
凹凸-鬼莱
列出来代表会产粮和转相关内容
双商长期掉线的蠢新
希望能有人来找我玩啊

【狗博】Shelter

灵感就是那首歌,这么久又被我翻出来了_(:з」∠)_

和原曲设定没有太大关系,取庇护之意,私设如山

庆祝我有狗子了!!!

博雅视角,微量的微量的灯刀,灯姐叫盏青行,妖刀姬叫夭玑

OK的话

↓↓↓

————

清晨,微风送来几瓣窗外的樱花,淡香勾醒了床上熟睡的人。眼睛微微转动,缓缓睁开了,殷红的眸中带着初醒的迷茫。

入眼的是放在床头柜上的镶着红宝石的项链,项链的做工有着中世纪独有的精美繁复,鸽血般红的宝石映出清晰的人影。

脑袋钝钝地疼,像是有什么要突破束缚逃出来。揉一把脸,意识很快回笼,一个利落地翻身下床,抖落了眷恋被窝温暖的花瓣。

青年用手梳理着睡乱的毛发,趿拉着拖鞋去洗漱,然后换上干净的衣物,简单吃完准备的早餐,抓起背包匆匆出门。

窗外樱花仍旧和着风在舞蹈,时钟的指针依然不知疲倦地赶着路,而血红的宝石静静地躺在那里。

锁孔微动,刚刚被阖上的门又被青年打开,青年急急忙忙地跑进卧室拿起被遗忘在那儿的项链,握在掌心,落下轻轻的一吻。

源博雅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项链,或者准确点说是那石头没由来的熟稔,似乎它从他出生之时便一直陪伴着他。他总觉得这石头想要告诉他些什么,可是只要一去想脑袋就止不住地疼,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忘记了。

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可快要迟到了。反应过来的博雅匆忙地把项链戴上,冲出了家门。

幸好他租的地方离学校近得很,不过几分钟的路程就可以到达。梧桐已经开始抽新芽,还未完全褪去的旧叶荫庇着这方土地。一路上认识他的人都微笑着看着这个青年风风火火地跑过。

“博雅,这么冒失可是会被女孩子讨厌哦。”身着蓝白长裙的女性调侃道,“还是说是赶着来见哪个小情人呢?来来,说给我听听。”

源博雅无奈地看着身前这个八卦的女性,她总是喜欢听别人讲故事,不然就拉着别人讲故事。一件件不寻常的事情从她口中流出,难辩真假。

被那人湛蓝的双眸注视着,总觉得很熟悉,记忆中也有这么一双美得令人沉醉的蓝瞳,温柔地看着他。脑袋又开始疼起来,源博雅移开了眼,干脆不看她,径自翻找着会用到的东西,“青行学姐突然关心起我来干什么,你不是缠着新来的那个女助教吗?好像叫什么玑。”

女人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叫夭玑哦,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呢。怎么,你想听我和她的故事?”“不用了,教授已经来了,你还是快坐下吧。”源博雅果断拒绝了女人的好意,要是让她开始讲起故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停,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开始拒绝。闻言,她看了眼已经走到讲台的教授,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跟着的助教。向博雅摆摆手以作告别就坐到了前排最靠近她的位置。

终于摆脱了那人让博雅松了口气,和她在一起总是很费心力,一不小心就会被套出话。那个名叫夭玑的助教看了盏青行一眼又看向博雅的方向。不过是见过几次面,源博雅却觉得这助教眼熟,也很有好感,并不是什么男女之情,更相似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疼惜,真奇怪,她应该比他年长才是。

最近果然很奇怪啊,越来越平凡的头痛和仿佛真实的梦境,源博雅时常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睡梦中。

教授已经开始授课,博雅只得摒除杂念,认真听讲。

认真的时候时间总是流得很快,感觉不过一瞬,这节课已经上完了,盏青行过来邀请源博雅一同走,令人意外的是那个助教也留着一起。

接触之后那种熟悉感更甚,仿佛曾经相处过很久。她不常说话,经常是盏青行说了很多,她再稍稍附和一下,可是源博雅却能感觉到夭玑的温柔,像是亲人般的了解让博雅十分疑惑,可是两人并不熟识又让他没法问出口,毕竟这怎么看都像是用烂了的搭讪套路。

他们还是来到了种着樱花的那条街上的那家旧店,盏青行要了几杯樱花酒,虽然大白天的就喝酒挺误事,但如果不接受的话一定会被缠着教训的。不过这酒虽说是去年酿制的,味道也很是不错,虽然没以前的味道那么醇厚了……不对,他以前什么时候喝过酒吗?

头又开始疼痛,比前几次更强烈,下意识握住项链,寻找着那双蓝眸。他看见了盏青灯,他看见了那个身在樱花花海中温柔而专注地注视着自己的那个人。

他望向矗立着的樱花树,粉嫩的樱花缀在枝头——他还想和那个人再一次赏花。对了,他还想和那个人再坐在樱花林里喝一次他酿的酒,他还想和那个人再合奏一次,他还想再拥抱一次那个人。

记忆中那团迷雾好像渐渐散开了,那个影影绰绰的人影清晰起来。不,不应该说是人,因为它虽然有着精致的面庞和人类的身躯,背上却生出一双巨大的黑翼。

“博雅,”他唤道,“过来。”忍不住迈出脚步靠近他,却有一个更小的身躯穿过他跑了过去,投入他的怀抱,然后它抱着他飞走了。

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化,源博雅看见那家伙将误入深林还不到他半身高的自己送回闹市。那家伙板着个脸,嫌弃却温柔地将他放在地上。

他看见那家伙吹奏笛子,修长白净的手指抚在白玉做的笛子上也不显丝毫逊色。

他看见自己与那家伙搏斗,那家伙完全不放水,将自己打得伤痕累累,虽然它自己也挺狼狈的。但他也看到了他控制着风避开了所有要害,还有那家伙给自己上药时的小心翼翼。

他看见与那家伙并肩作战的自己,看见自己与它默契的合作,一同绞杀恶鬼,看见那个自己放心地将后背交给那家伙。

他看见在林中奏笛的自己,然后那家伙出现了,他们又合奏一曲。

他看见那家伙将自己心爱的玉笛赠与了他。

他看见那家伙拿来了一壶酒,为他庆祝骑射的胜利,他们在樱花林中畅饮,赏花,谈天说地。

他看见了那家伙站在了他的对立面,然后他们像以往很多次那样再次战斗,不过现在是真的敌人。

他看见那家伙背对着自己,真傻啊,怎么能将后背留给敌人呢?

然后他看见了血,那家伙的血,它倒在他的怀中,仍旧不忘将恶鬼斩杀。它仍旧板着脸说自己没事,还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

但是他看见了黑气,一股无法驱灭的黑气缠绕着它。他强留住了它,然后他看着它日渐消瘦。

他看见他去找身着阴阳师服饰的白发男子,他看见那男人尝试之后的摇头叹息,他看见他说的两个字”诅咒“。

他看见最后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他们一起做了很多以前没时间做的事。

最后他看见他亲手将它封印在了它送他的项链里。

源博雅想起来了,想起曾经自己和名为大天狗的妖怪的那些记忆,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盏青行和夭玑如此熟悉,也终于知道了自己心里一直催着自己做的事是什么。

源博雅握紧了项链,将它贴在胸口,更清晰地感受着宝石中的搏动。

I'm not alone,because of you.

END

————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想写的写不出来,想表达的也没表达出来OTZ和最初预计的剧情差了一万里

写不来长的,天知道我憋这些字用了多少功

越了解博雅就越心疼他

对不起妖刀姬,名字什么的太难改了。夭姓姬姓都很少啦,总觉得很奇怪otz

长辈对晚辈其实想说的并不是年龄,而是说当时作为人类的博雅心智上却比作为妖怪的妖刀姬要成熟,从而生出的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怜爱之情,所以转世之后仍旧保留了一点这样的感觉。妖刀和博雅都是温柔的人啊啊啊

我觉得博雅原来一定用过妖刀姬,这里私设妖刀就是博雅的式神,就是他平时带在身上的刀,只不过平时放着没用,因为传记里写着她不想伤害别人什么的,而且博雅主弓嘛

虽然狗子酿的是葡萄酒,但是我怎么想脑子里都是清酒啊樱花酒,就那样写了。

我狗子附属性基本都加到效抗上去了,但是他还是比别人没加效抗的式神容易中招,经常是全式神就他一个中招,我怀疑效抗是不是被他吃了。针女也不怎么触发,假针女,不然就肯定是因为他是只假狗。

所以这次他也很不幸的中招了,只不过这个诅咒嘛还是有时效的,封印什么的也可以解开的。设定是博雅每次转生都会在21岁的时候恢复记忆,置于为什么是21,因为我喜欢这个数字。狗子是在救博雅的时候被诅咒了。

————

三月底狗子到的家,之后又来了只小奶狗。存了草稿结果到现在才完成,拖延得不像话

太太说如果想要成为一个文手,就算每天只写几百字也要练笔。

每天几百什么的我做不到啦,但是每周写写几百字的小段子还是可以的

不擅长写文,更不擅长跟着原著写,因为不了解,万一闹出什么笑话就很尴尬了,所以更喜欢以自己对人物性格的理解来架空写otz

十九章狗博两人的剧情真是甜到哭啊,官方突然发糖w

废话比正片多,半夜发神经系列

评论(2)
热度(27)

© Mr.Hathaw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