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Hathaway

高三,不定期诈尸
长情,一直在坑里,别怕
只堆同人
入坑之前会观察很久的人
叫猫熊绅士
攻控,虽然每天都在痴汉受
吃美强、强强
最恶心夹带私货,讨厌被动吃屎
爱米迦,爱天月
aph已退‖左英左耀
终炽-米优,阴阳师-狗博,唱见-甘党加湿器
凹凸-鬼莱
列出来代表会产粮和转相关内容
双商长期掉线的蠢新
希望能有人来找我玩啊

【狗博】最讨厌的人

慎入慎食

OOC属于我

大天狗第一视角

我不知道鞍马山有没有樱花啊,没有的话,假装有好吗

如果OK↓↓↓

粉嫩得如同少女的脸庞的花朵缀满枝头,偶有微风拂过,卷携走几瓣樱花,又是一年樱花季。

有多久没见过开得这样盛的樱花了呢?

“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美妙的笛声,请务必和我切磋一番!”

真是讨厌啊,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就想要和我比试。还有那一脸执着是怎么回事?这个人类真烦。

明明不熟,却天天来找我比试。虽然他的笛技在人类中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每次都停不下来,这个人果然很烦。

明明不知道我住哪里,却天天都要在那里傻等着,他是不是脑子缺根筋?算啦,看在他笛技不错的份上,还是去会会他吧。

明明是个人类贵族,却是个四处游历的武士。竟然还想和我并肩作战?以人类那弱小的身躯,以弓箭那钝涩的箭矢,和皮毛如铠甲的妖怪战斗,实现正义?我完全不需要这样一个弱小的拖后腿的人类的帮助。

明明痛恨妖怪,还怀疑是我掳走了他的妹妹,却还是要和我一起战斗,说着信任我的话语。我才不一个人类的信任,可是心脏却无法抑制的狂跳。

明明巴不得他能早点死在妖兽的爪下,看到他殷红的血液从那具躯体中流出时还是无法控制地手刃那只妖兽。

明明并不是很喜欢吹笛,却总是想要和他合奏一曲。不是的,我只是觉得他的笛声不错而已。

明明知道人类和妖怪过着两种不同的时间,明明知道没有结果的,还硬要说出那不可说明的话。我真是想撬开他的脑颅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不是浆糊。

都说了不需要他出手,还是一个劲的往前冲,他以为他的身体很结实吗!

都说了我没事,还抱着我哭得像个蠢货,嘴里还骂骂咧咧着大蠢货,到底谁才是蠢货啊。

都说了放心去找她吧,再次见面时我一定会强大到让所有人臣服,再见时却一脸错愕地盯着我。

真是讨厌啊,为什么要出来妨碍我得到力量?不是崇尚强者吗?为什么会和那些弱小的人在一起?你真是变弱了啊。

为什么要挡在我的面前?败北的一方就该任由处置不是吗?我可是不会感谢他的。

就算他和那个叫晴明的男人走得很近,我也不会吃醋,或者说,我希望他们能走得更近。

还有那些徘徊在他身边的女性,不都很好吗?还有她们写的和歌,也都很优美啊。终究是人类啊,和她们在一起才是正确的不是吗。

我只是把晴明的院子当成暂时落脚点,又没答应要成为他的式神,干嘛一天到晚都守在院子的樱花树下。不要以为我没看到你瞟我的眼神。

明明有那么多女性爱慕,却以各种理由回绝。

明明不是承受的一方,却主动献上身体。

明明都疼出冷汗了,还继续索要着。

明明人类的世界才是最适合他的,却死赖着和我隐居鞍马山。

明明都已经是深冬了,却穿着单薄的衣物出来寻我。他总是以为他的身体很强壮。

明明都已经连再次吹响笛子都很困难了,却还是拉着我要合奏。

明明都已经很少有清醒的时候了,还是每次醒来都要看看门前的那棵樱树。

明明……明明已经决定要抛弃我了,还说着终会再次相遇。

真的,我最讨厌他了,最讨厌他就这么离开了,还不准我做什么让阎魔那女人困扰的事。

每年门前这棵樱花树盛开时我总会错觉他还在,仿佛风中都还回响着笛声,然后看着这花又一点点飘落,啊,他真的走了。那个会在樱花树下看着我的人类,那个会在樱花树下吹奏笛子的人类真的走了。

明明知道人与妖的时间是不同的,明明知道这一天终会来临,可是真的面对的时候还是很难受啊。

我已经不知道这是他走后的第几个年头了,对大妖来说,时间似乎无穷无尽,不需要去计算。

但是这花确是有记忆以来第二次开得如此茂盛呢,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呢?啊,就是遇见他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愣头少年,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要与我比试。

手轻抚上腰间的叶二,放在唇边吹起那首相遇时吹奏的曲目。

风微动,摇动着花铃合奏,细碎的脚步声响起,一个火红的身影闯入神社。

“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美妙的笛声,能教教我吗?”

我们终会再次相遇。

END

————

_(:з」∠)_渣文笔,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狗博真是太可爱了qwq

切磋是指笛技!我怕我太蠢有人以为是比武

五十多天的守候,我马上就要有狗子了!!!旋转,跳跃~

不知道大天狗是哪里的,看地域搜集是中部日之妖,应该就鞍马山离得最近了,假装是鞍马山的那一只

本来是因为太开心顺便生日写着玩玩,结果过时间了。蠢

祝昨天的我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57)

© Mr.Hathaw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