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Hathaway

高三,不定期诈尸
长情,一直在坑里,别怕
只堆同人
入坑之前会观察很久的人
叫猫熊绅士
攻控,虽然每天都在痴汉受
吃美强、强强
最恶心夹带私货,讨厌被动吃屎
爱米迦,爱天月
aph已退‖左英左耀
终炽-米优,阴阳师-狗博,唱见-甘党加湿器
凹凸-鬼莱
列出来代表会产粮和转相关内容
双商长期掉线的蠢新
希望能有人来找我玩啊

【米优】请让我来填满你

春日的阳光慷慨地给予万物冰雪消融后的第一份温暖,也让风染上了一股太阳的温暖。

微风轻携起淡金色的发丝,又悄悄抚上书页,掀起小小的一角,却被一只白净的手给温柔阻止。而手的主人正端详着掌中摊开的书。

许是风带来的一丝熟悉之人的气息,又或是风悄悄告诉了他来人的消息,埋首书中的少年第一次有了除翻书以外的动作。

“啊,你来了啊。”少年向着玄关的方向望去,“小优。”

蓝色的双眸有着天空的纯净,又像是大海中的漩涡一样深不可测。当它注视着你时,会有一种深情的错觉。但只有优一郎知道,这双眸子中所包含的情感。

(一)无极的爱恋

“嘿,你们听说没,又有一个女生告白给米迦尔拒绝了呢!”一个棕色短发的少年四处张望了下便神秘兮兮地凑过去说道。

“据说那个女孩子就算被拒绝了还是迷恋着他呢!”一个声音迫不及待地回答。

被围在中间的少年奇怪地看了那人一眼“大惊小怪,米迦尔一直是这样啊。毕竟是那么优秀的人,不会随便同意很正常吧。”

“啊,好羡慕啊,要是哪天也有可爱的女孩子给我告白就好了。”另一个稍显瘦弱的男生感叹道。

优一郎一手托着脑袋,一手转笔,坐在那群男生后面沉默地听着他们七嘴八舌地八卦,尔后又无趣地将头转向窗外,把目光锁定在篮球场上那抹飞速移动的身影上。

进藤米迦尔,S校学生会会长兼戏剧社社长,爱运动成绩好人长得还帅,待人温和有礼又风趣幽默,不管是长辈还是同龄人都对他评价甚高。

唯一让一众妹子失望的就是从未同意和任何女性交往,不过这也激起了她们挑战的斗志。

眨眼间,那人已经一个闪身越过面前阻碍的人,两步并三步向篮筐冲去,然后又一个转身躲过从旁袭来的高个儿,一个大跨步上篮引得周围女生一片花痴的尖叫和男生的叫好。

「真是太耀眼了呢。」优一郎手指漂亮一转收了旋转的笔,脱力般的趴在桌上,收了收手臂将有一头乱毛的头更深地掩藏起来,也隔绝了外面的纷扰的声音。「如果只属于我一个人就好了。」

冰冷的罐子磕到头上,少年一个激灵坐直,“疼疼疼。”皱着眉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接下对方手中的饮料。

米迦尔却顺手抚上了优一郎的额头,关切地问道:“一回来就看到小优奄在座位上睡觉呢。不会是中暑了吧?小优也太弱了!要不要去保健室?”


额头上传来那人的更高体温,身周似乎也被对方的气息充盈。

「好晕。」优一郎想着,无意识地对上一双湛蓝的双眸,又急忙转移视线,过了一会儿像是反应过来似的摇了摇头。

米迦尔收回手坐了下来,提醒道:“小优还是不要勉强自己的好,生病了我可是会困扰的。”

“本大爷才没那么弱好吗!只不过天太热,懒得动而已。”说着拉开了拉环,仰头灌了一大口汽水,“咳咳……咳”辛辣的汽水呛入气管,空气却争先恐后地涌入口腔。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全身,伴随着呼吸不畅的难受。

“小优是笨蛋吗。”米迦叹了口气,用左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为他顺气。

绯红的双颊也不知是被呛的还是被这灼人的气温烫的。优偷偷斜瞟了米迦一眼又匆匆移开,仿佛刚刚那一眼只是错觉,但优一郎清楚的看到了那人微微上扬的嘴角和不带任何感情的双眼。

眼前的景物又开始旋转,是这太阳过于炙热了呢,还是那视线太过灼人?

(二)蔷薇的秘语

爽朗的风吹拂过大地,带着成熟后的水果的香甜四处游走。抢走孩童手中的氢气球,拐走枝丫上身着红装的小姐。密密麻麻的蔷薇藤相互缠绕着从墙头垂下一直蔓延向下生长,之间或开放着一两朵花。

一身快递装扮的优一郎从货车上抱下一个等身长的箱子,意外的这个箱子非常的轻。

这个重量这个大小,不会又是什么大叔买的充气娃娃吧?!

优一郎满脸黑线地将箱子放到门前,按下门铃后又朝里面喊:“快递,请签收。”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之后,门被打开了。门内的人和优一郎都明显一愣,不过那人却是很快回过神,自顾自的抽出快递单签字。

“小优。”

那人身后的房间里被各种毛绒绒的东西覆盖,没有一丝尖锐的棱角。除了留出一条路以供通行,其余地方都被各种毛绒玩具占据。

“怎么?幻灭了?”
“啊,不是!只是……不敢相信米迦竟然交了女朋友。”
“……”
“这是为女朋友准备的吧?我相信她一定会很喜欢……”
“不会有女人来。我也没有和女人有那种关系。”

黑发少年惊疑地盯着那张精致得如同天使的面庞:“可……”

“我无法恋爱。”

微笑着将快递单还给优一郎,推搡着他说:“好了好了,小优已经很辛苦了。快走吧,别耽误工作哟。”

离开时,优一郎反应过来铭牌上写着进藤几字。

清风又起,惊起了杆上的鸟儿,裹挟着袭人的寒意。众生的细语也消散在风中。优一郎扯起领子,紧紧衣衫,收回视线,利索地爬上货车,开往下一家。

「我无法恋爱。」

一种奇异的疼痛从心口沿着血脉经络蔓延全身。

「好痛。」

一点苦涩从心尖一点点晕染开来。

「好可怜。」

TBC——
不会写打篮球,随便写写随便看看,其实我对打篮球不来感,只是很多人觉得打篮球很帅就写了(x你
拖延晚期,最后一个片段还没写完,写完发完整的
其实是四个片段,所以看起来可能有点脱节,注意时间变化可能会更容易理解?

评论(7)
热度(44)

© Mr.Hathaway | Powered by LOFTER